[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e directive]
资讯
首页  >  人物  >  正文
资讯

江汉关护钟人 校准城市每一秒

  • 分享到新浪微博
  • 打印
  • 邮件分享
  • 写信给编辑

图为:老万在钟楼内进行调试

图为:阳光照进来,表盘、机架、齿轮都被染上一层金黄色

图为:带着工具爬上5层楼高的钟楼江

图为:汉关最顶层,安放着5口百年铜钟

  楚天都市报讯

  每周,万学桐都会从武昌家中出发,先骑车再换乘地铁,到江汉关博物馆。这位七旬老人承担一项特别任务:保养修缮江汉关的钟——首先是江汉关老铜钟,它已近百岁,是武汉人最熟悉、也是全市最大的塔钟;还有博物馆二楼钟楼模型里,按大钟1/6比例复制,同样能走时和打点报刻的小钟。

  这一大一小两座钟都非比寻常。钟楼大钟曾是老汉口的标志;展厅里的小钟是博物馆最吸引人的展品之一——参观者多会在这里驻足,盯着它看很久。

  钟楼模型3米多高,是实体的1/9。检查维修时,空间局促,万学桐都要在这窄小的空间里,弯着腰,细细调试好几个小时。

  钟楼里的大钟,居然占据着五层楼的空间。沿着又窄又陡的铁梯爬上去,在二层安放着大钟机芯。乌黑的机架、泛着金色柔光的齿轮机件,极具美感。沿着更陡更窄的楼梯继续向上,来到最顶层,就是五口大铜钟的所在。铜钟最大的重约1吨,最小的也有200公斤,每只钟上仍有清晰的“美国谢恩铸钟厂生产”英文字样。

  万学桐退休前是湖北省质监局的高级工程师。儿时参观故宫的奇特钟表使他入迷,哥哥书架上的一本《修表技术》引他上路,对钟表的兴趣60载初心不改。十几年前他曾独立制作完成三代陀飞轮小钟,相关论文在钟表杂志发表。

  对于江汉关的大钟和小钟,他已烂熟于心。在他眼里,这些钟可不是一个冰冷的机械,而是一个活生生的朋友。这位朋友有自己的独特语言,任岁月消弥,仍按点报时,极为浪漫也极为忠实。

  春节将至,江汉关的钟声也将敲响每个人的新一年。这也是属于这座江城,独有的一种情怀。

  摄影:楚天都市报记者萧颢

  采写:楚天都市报记者陈凌燕 通讯员:王丹李娟

相关新闻

 

[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e directive]
[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e directive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