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搜索
  • 登陆
  • 注册
  
资讯
首页  >  名人观点  >  正文
资讯

莫言坦言获诺奖后不接地气

  • 分享到新浪微博
  • 打印
  • 邮件分享
  • 写信给编辑

10月27日,电视剧《红高粱》登陆山东、东方、浙江、北京四家卫视,开播以来收视飘红。近日,参加完文艺座谈会的作家莫言接受制作方山东卫视的独家专访,这是他获诺贝尔文学奖以后首度接受访问开谈“红高粱”背后的故事。

谈电影《红高粱》 其实酒是不能炸鬼子的

记者:诺奖之后,您被封为中国文学界的标杆,您觉得您现在接地气吗?

莫言:应该说不如以前接地气了,因为我参加规格比较高的活动太多了。譬如经常在电视台里做节目,这个地方是不接地气的,这个地方接“电器”。

记者:您现在成为很多人敬仰的很雄伟的一座“高山”。

莫言:高密没有山,高密最高的一座山,海拔5米。

记者:在《红高粱》当中,我们感受到战争的悲惨、壮烈,您参军的时候没有经历过一点点枪林弹雨吗?

莫言:我参军是1976年,是和平年代。1977年、1978年边境战争我的一些战友参加了,我当时非常渴望能上战场,但是后来因为部队的工作性质我没有这种机会。当然军事训练还参加了一些,在新兵连里面有射击训练、投弹训练,有人认为我军事技术很差的。恰好相反,我在新兵连射击成绩是优秀的,10发子弹打了80多环。

记者:谈到《红高粱》,要提到张艺谋导演的那部电影《红高粱》,这部电影其实拍完之后改变了很多主创人员的命运,像巩俐、姜文、张艺谋。您觉得您的生活有变化吗?

莫言:我的生活没有很大的变化,尤其对我的创作心态没有影响。《红高粱》之后我知名度高了,对于出版可能更加便利一点。过去我没有名气,这部小说人家要这样、那样的修改。写了《红高粱》之后人家不让我修改了,我写什么样人家按什么样出。其它的变化我觉得一点没有,也是不对的,毕竟还是从《红高粱》拿了很多稿费,拿了稿费家里的生活就变得更加宽裕。

记者:当时导演怎么找到您的?

记者:他在哪儿找的您呢?

莫言:我在解放军艺术学院文学系筒子楼里面,因为放暑假同学们都回去了,我是有一个中篇没有完成,急着要稿,我在那边加班。他当时光着膀子,赤着脚,提着一只断了带的鞋等等。我说他像一个生产队的队长,他说我像生产队的会计。一个会计和一个队长完全可以领导一个生产队,一见面产生一种信任感。我后来作为编剧之一也参加了这个剧本的创作。

有一些关键性的细节,张艺谋问我能不能用高粱酒就像炸弹一样炸鬼子的汽车。我说据我所知可能性不大,我们把一桶酒甩在地上不可能起火,这个细节经不起推敲。我当年为我父亲用小壶撩酒,酒开了以后沸出来才会引燃,而且火是绿的,弄到手上看不到。但后来他还是把酒坛子向炮弹一样撒向敌人的汽车爆炸了,观众也没有追究这个细节是否真实。

 

第八届诸葛亮文化旅游节 六大活

11月16日至18日,特色演出、民间文艺展演、千家旅行社看襄阳、明清城墙研讨会、

屈原故里端午文化节举行

屈原故里端午文化节开幕,2万多人相聚三峡大坝前的秭归屈原祠广场,纪念诗祖屈

2017“湖北传媒周”在莫斯科举行

当地时间5月23日上午,2017俄罗斯湖北新闻出版广电传媒周活动在莫斯科拉开大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