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搜索
  • 登陆
  • 注册
  
资讯
首页  >  产业研究  >  产业研究速递  >  正文
资讯

来凤县糍粑市场火爆 糍粑为何又香起来了?

  • 分享到新浪微博
  • 打印
  • 邮件分享
  • 写信给编辑

糍粑,荆楚传统春节美食。

今年春节,记者回家乡来凤县过年,听到很多居民说,“前几年,糍粑吃起来没味道,家里人不爱吃,过年买糍粑就是应个景。没想到,今年的糍粑,又有了传统的香味,家人又爱吃了。”

糍粑为何又香起来了?正月初二至初四,记者深入到来凤县一些超市、菜市、糍粑销售点和生产厂家,探寻缘由。

一个糍粑销售点的火爆

1月30日上午11时,地处来凤县城关的翔凤镇城北菜行商户舒玖珍的摊前,挤了不少买糍粑的市民。“紫色的是高粱糍粑,深黄的是小米糍粑,浅黄的是玉米糍粑,白的是糯米糍粑。”舒玖珍说,从腊月起,每天销售糍粑1500斤以上,手工糍粑占三分之二。

38岁的舒玖珍是翔凤镇精神堡社区居民。2010年开始销售机器生产的糍粑。每年中秋开始到次年谷雨,销售期半年,一直卖得不温不火。

去年初,好几个顾客问她,卯洞糍粑很好吃,这里为什么没有卖的?

卯洞,位于来凤县百福司镇,距县城约50公里。舒玖珍几经打听,了解到顾客所说的糍粑,是百福司镇陈维的手工糍粑。于是,舒玖珍与陈维达成销售协议,并在摊前打出牌子“卯洞手工糍粑”。“你这个卯洞手工糍粑,又让我尝到了多年前的香糯味道。”60岁的育红桥居民姚青云,腊月初买了40斤,正月初三又来买了20斤寄给在武汉的哥哥。“今年卖卯洞手工糍粑,几乎每天都有回头客。”舒玖珍说,机器做的糍粑4元一斤,卯洞糍粑5元一斤。但因手工糍粑味道好、耐放,更受欢迎。

一个生产大户的崛起

“卯洞手工糍粑”为何受欢迎?

正月初四早上8时,记者赶到百福司镇沙道湾村4组采访陈维时,28岁的他正把150斤玉米糍粑、150斤高粱糍粑、60斤小米糍粑、710斤糯米糍粑装上面包车,送往县城5个销售点。

生火、淘米、洗粑槽……陈维的父亲陈发明,带着13个工人做打糍粑的前期准备。半小时过去,蒸了100斤糯米的甑子里,蒸气腾腾而起。老陈舀出一勺糯米尝了一下,“熟了,可以打了。”

熟糯米倒进粑槽。两个工人先用粑锤把糯米擂出粘性,再用力打了起来。打细、出坨、挤压、冷却——20分钟,一槽糍粑加工完成。

陈发明介绍,1999年,长年在外务工的他回到村里,发现许多留守人员因年老体弱,过年要吃糍粑,又没劳力打。“帮人打糍粑既可以解决村民吃糍粑难,又可以增加一部分收入。”之后,陈发明干脆干起了糍粑加工。

他坚持用好的糯米和手工打造,这也为他的糍粑赢得名气。2006年,陈发明把糍粑从村里卖到了百福司镇上及邻近的重庆酉阳县大溪、酉酬等乡镇。

2013年起,陈维与妻子高小璐结束浙江温州务工生活,在来凤县城租了一个门面卖自家的糍粑和土特产。“刚开始,因为价格比机制糍粑贵了1元,很多老板只肯代卖。后来,因为手工糍粑味道正,慢慢打开了销路。”

现在,陈维家的手工糍粑在来凤县、重庆酉阳及湖南龙山等地发展了20个代销点。陈维说:“高峰时每天要加工3000多斤糍粑。”

一块糍粑的市场曲线

卯洞手工糍粑的异军突起,折射着来凤县糍粑市场耐人寻味的变化曲线。

记者调查了解到,本世纪初,伴随着打工大潮的出现,当地大量青壮年劳力外出务工,传统靠劳力打的糍粑,也有了机器制作。高峰时期,来凤县城里有几十家机制糍粑生产作坊。

然而,激烈的市场竞争,让少数生产者往糍粑里掺杂萝卜等各类低廉替代品。少数造假者得利,迫使其他生产者效仿,最后导致更多糍粑变得不正宗,传统的香味没了。

来凤县自来水公司的杨双荣说,他和很多亲朋好友以为是自己口味变刁了。有一次,他去乡下朋友家吃自做的糍粑,香味依旧,回味绵长。“那时才晓得,变的是糍粑,不是口味。”“卯洞手工糍粑受到欢迎,说明市场机制发挥了作用,驱逐了伪劣产品。这也证明了一点,只有坚持真材实料,才能赢得市场。”来凤县商务局肖庆华认为,市场变化,也提醒我们主管部门需要加大市场引导,让糍粑等特色食品创立品牌,让消费者能买到放心的优质产品。

来凤县土家族民俗专家唐洪祥认为,打糍粑是土家族过年的重要习俗,需要大家共同保护和挖掘,从而让这份“乡愁”永续流传。“吃了糍粑,就回到了家。”正月初四,来凤县大河镇落角塘村村民张孟林说,买了30斤糍粑前往务工地福建石狮,“要让老板、工友尝一下土家美食。”

 

第八届诸葛亮文化旅游节 六大活

11月16日至18日,特色演出、民间文艺展演、千家旅行社看襄阳、明清城墙研讨会、

屈原故里端午文化节举行

屈原故里端午文化节开幕,2万多人相聚三峡大坝前的秭归屈原祠广场,纪念诗祖屈

2017“湖北传媒周”在莫斯科举行

当地时间5月23日上午,2017俄罗斯湖北新闻出版广电传媒周活动在莫斯科拉开大幕